山光物態弄春暉 莫為輕陰便擬歸

2019-05-26 04:32

《真實與虛擬的世界》

計算是人類較早的文明行為之一,結繩記事、積石記事、刻石記事、刻骨記事、刻甲記事、草繩、石子、石板、獸骨、龜甲等都是人類早期原始的記錄和計算工具。東漢時期算盤逐漸走進人們的生活,成為人類主要的計算手段,珠算脫胎於籌算,算盤是在籌算的基礎上產生的,記得我們讀小學時,除了背「九九乘法表」,都還要學珠算課並要打「算盤」。可對今天年輕一代的人而言,大量使用計算機,算盤已成了古董級的玩具了。

如果從計算機到電腦再加以細究,到底現實與虛擬的世界何者為真?有什麼樣的定律?恐怕沒有一個人能說的清楚,若用文人墨客的角度來形容,實即為虛、虛即是實,那就更玄了。我們以為,不探索,卻可以從每個人做事的出發點去揣摩「起心動念」,則你會發現心有善與惡之分,也只有這樣你才會了解,高科技電腦也好,各式各樣的電子工具也罷,掩飾不了心的「不正」。我們不難發現,每天發生在眼前的社會新聞中,竟可以輕易的看見,有些人看似善行捐錢,卻包藏著「禍心」,此善實為「大惡」,何者為實、何者為虛?無以遁形,可惜!

現年56歲的非裔(Smith)史密斯出生在科羅拉多州,在福布斯雜誌的資料中顯示,他是較名嘴奧花雲費更有錢的非裔,身價大概在美金50億元左右,是全美最富有的非裔。他的父母都是教育工作者,他早年在(Cornell University)修讀化學工程,曾經先後在(Good Year)橡膠與輪胎公司和(Kragt)食品公司工作。史密斯其後入讀(Columbia Business School)修讀金融和營銷,在科技界的投資、以及在投資大行高盛(Goldmin Sachs)工作後賺到生平第一桶金。

史密斯19日獲莫爾豪斯學院院長頒發榮譽博士學位,他在演講時突然表示:「我的家庭已在美國繁衍生息了8代,作為第8代代表,願意為學生的成功之路助一臂之力,我和家人正準備資金,幫助你們付清學生貸款,我知道你們會將這份愛心傳出去」。全場接近400名畢業生靜默半刻之後,旋即爆發熱烈的歡呼聲,有些參加畢業典禮的人驚訝的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家長們更激動的跳起來相互擁抱。

學院的院長(David A. Thomas)表示,自己與畢業生一樣,在同一時間才聽到史密斯的重大善舉,他也透露,今年全校共有396名畢業生,學費等開支每年大約需要4.8萬美元,當地的媒體報導,史密斯為畢業生還清的學貸估計達4000萬。這個學校是非裔人權領袖馬丁路德的母校,史密斯曾經稱讚新技術為全球創造資本和財富「利用智慧將個人、家庭甚至整個社區,將一代人的貧困轉往富裕」。(這樣的非裔在今天的美國並不少見,「高尚的情操」令人肅然起敬。)

其實各種膚色的人都是根據造物者的定律而活,祂的程式已在大自然的規律裏,如果假設我們的世界根本是虛構而成,那麼我們就可能活在一個被構造出來的社會裏。唯一不同的是,除了努力工作之外,做為人,我們可以從提升自己的心靈中去看到、感受到「大愛」的快樂,一份發自內心的「善」,加上必須擁有的硬體條件(money),它的溫馨與價值無限。雖然我們也瞧見嫉妒、禍心、假善充斥的懊惱,卻不必為此而痛苦煩惱,啜食有養分的健康訊息,使自己身心愉快。

 

《華為的CEO任正非》

隨著美中貿易戰的暫時激化,中國的華為遭美國下達禁令,多家與華為有業務往來的美國科技公司接連傳出準備與華為切割。雖然美國商務部20日宣布暫時放寬華為管制90天,外界普遍認為其海外市場將受重擊,但華為CEO任正非21日表示,華為已做好準備,不會出現極端斷供。華為消費者業務首席執行官余承東在同一天表示,最快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華為的操作系統,將可能面世。

余承東透露,華為操作系統打通了手機、電腦、平板、電視、汽車、智能穿戴,統一成一個操作系統,相容全部安卓應用和所有Web應用,如果安卓應用重新編譯,在華為操作系統上,運行性能提升超過60%,華為操作系統是面向下一代技術而設計的操作系統。(余承東的論述,一方面是對於美國的不滿,有以硬碰硬的勇敢,但是有業內人士質疑,安卓應用重新編譯,首先會是所有APP公司的噩夢,成本巨大,但我們卻認為,無非是一種「態度」的詮釋。)

值得一提的是華為創始人兼CEO任正非在深圳總部接受採訪時他說:「不能狹隘地認為要用華為才愛國,我自己的家族愛用蘋果手機。我制止公司內部瞎喊口號或煽動民族情緒。」儘管美國對中國科企的敵意加深,但任正非認為,責任不在美國企業,更坦言:「我們非常感謝美國企業,他們為我們作出了很多貢獻,我們很多顧問來自IBM。美國科技深度和廣度上還是值得我們學習,很多小公司產品超級尖端,我們的行當上(5G)是做到了前列,但是整體和美國比差距還很大。」

任正非透露,為了避免和美國衝突,2000年初的時候,當時曾經準備以100億美元把華為賣給一家美國公司,雙方也簽了合同,所有手續也辦了,就等對方董事會批准。過程中,美國的公司董事會換屆,新董事長比較短視,拒絕了這項收購,因此沒有完成。談到家庭,任正非說:「我這輩子最對不起就是自己的小孩,與她們溝通時間太少,犧牲了個人、家庭,是為了一個理想,為了站在世界高點上。」

華為有任正非,難怪會有今天的成就,中國現常用的名詞「霸凌」,在任正非眼中,竟能輕描淡寫的說:「為了登上高點的理想,我知道遲早和美國是會有衝突的。」他又表示:「我們最重要的還是把自己能做的事做好,美國政府做的事不是我們能左右。」(任正非的訪問,我們從新聞中親眼目睹,不亢不卑、不做作、不矯情,那種真誠內心的言語與態度,令人感受到他的不凡和不俗,想到了劉長卿的一首小詩:「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

 

《和旅遊的友人談美中之我見》

來自國內的友人說:「只有川普下台,美中才會有和平,而且前副總統拜登也表示,現在美國的經濟是歐巴馬政府成就的,是否屬實?」這位頗為愛國的華人,最後也問對中國未來在貿易戰之後,個人有什麼樣的看法?(我們也很虔誠的表示,下面的坦誠以對,均屬個人之淺見,不一定正確,至少是以我的角度來分析。)

先說歐巴馬的「量化寬鬆」大量印鈔,的確是保住了美國強勁的消費市場,至少在金融風暴大幅度失業之後,家庭得到政府福利的照顧下,仍能維持一定的生活水平,正常的購買民生所需的物品。但是歐巴馬政府不斷地對富人加稅,來補助低收入戶的做法,一方面使企業消極,也使得不少人從此不事生產,卻樂於參與社會運動,產生了各地不少的抗議佔街活動,過去的所謂(1%對99%)佔街源自於此。

川普政上台以後,用減稅吸引美國企業回流,一方面加緊縮減福利的濫用,並提出享受福利的人必須要工作。結果是失業率降低,企業回流速度增長,才會讓人感受到美國經濟的復甦,這一份成果,有川普的果斷,但不能否定歐巴馬穩住了市場經濟的功勞。若來到美中的敏感問題,一開始要追溯到「重返亞太」的政策,再從制度、經貿逆差早已埋下了美中的衝突無可避免,川普直來直往的面對,現在看雖達沸點,可是反而能解決一些棘手的問題,至少他不使陰招。

對於國內的問題,我們的看法和一些學者沒有太大不同,「擴大內需」仍然是上上之策,最大的市場經濟應該是在中國,唯一有不同的見解是,我們認為現在美國自由主義的一些主張,很適合用在今天的中國。目前在美國被視為左傾的政客,最重要的主張,就是不顧一切的對富人加稅,彌補一些貧富的差距,也就是提高社會福利,使貧困的家庭,也能享受到更好的生活。

以我們的了解,國內不論是國企或私企,不可否認的都是因「經濟改革開放」還有中國崛起了,才有今天的局面。然而中國不少內陸的二、三線城市以下,普遍存在的人才外流,先天可開發的條件,在後天失調下「優勢」不被待見,所在的地方政府在有限的條件下,很難給居民更寬裕的福利,城鄉的工資差距,也使得生活指數不可同日而語。倘若政府能鼓勵大企業往鄉鎮延伸,一方面注入新的生命力,另一方面發現一些當地的優勢,幫助帶動消費的能力,使市場覆蓋率加大,也許會有助於中國對外的競爭潛力。

 

《法律與尊嚴》

對華人的偏見,在美國一直都存在,而且發生的領域之廣,可以用嘆為觀止來形容,最讓人不可接受的是,有些少數族裔,他們整體觀瞻不見得比華人高明,竟也能言帶雙關的諷刺華人,這才叫人嘔血。隨著美中關係緊張衝突點也多元化,從政府官員和民代的一些發言中,當然也引起華人有識之士的擔憂。日前和一友人餐敍,他也語重心長的提到「為什麼沒有華人站出來直言?」值得叫人慎思。

我們要理解移民美國的先決條件,就必須從法律認識起。以目前的大蓬車難民而言,拿著南美國家的旗子高唱國歌,卻死皮賴臉的要進入美國,無緣無故造成了美墨邊境的困難,而美國政府的海關邊防局,也只能加強人手並向國會要補助來眷養難民,稍一不慎還可能被民意代表反咬一口。像這種「豈有此理」的事情,為什麼在美國能成為「理所當然」?因為美國憲法中的「人權」概念,以華人最擅長的「政庇」而言,各式各樣的理由都有,光是所謂的「一胎化」在全美,恐怕至少也有幾十萬人入籍。

無論如何,近20年來,華人的聚居區成就了不少立竿見影的事業,不只是逐漸有自己的民意代表,各式各樣的據理力爭,例如像現在的SHAT、流浪漢收容所、監獄都給施政者帶來不少的壓力。主流社會的官員與民代,也不得不正視華人選票和支票的魅力。華人的尊嚴就在抗爭中,展現了一股融入美國社會,重視生存的環境中,沒有人敢否定你對美國的認同,而這也符合憲法中法律保障的範圍。現在這些事情看起來是州、市的事,卻是大事的基礎,因為既有「認同」就不易被懷疑「目的」。

川普政府希望難民尋求法律合法的進入美國,得到絕大多數美國人的認同,道理也是希望過濾每個進到美國的人,能完全釐清掌握自己的「動機」。美中在經貿、高科技、國防、外交上的衝突,早於歐巴馬政府第二任期中就開始顯現,不只是東海和南海的表面化。在高科技的領域,部份在領域上卓有所成的美籍華人,因中國的茁壯,紛紛回到故鄉探親,在和人的接觸中產生敏感,回美後遭到調查,理應尋求法律解套,不能夠動不動將自己的作為,反過來訴諸於華人族群,這種「利益歸己、吃虧歸群」的心態肯定有待商榷。至於現在對一些中方人員進入美國的限制,原因是兩國關係不友好,美國政府也常會警告民衆別前往不友好的國家,道理也是一樣。我們不斷再三呼籲希望中國的富裕家長,別再拼命的把孩子往美國送,就是這個道理。

美國主流媒體不斷的刊登一些華人的事,也直接造成對華人整體的傷害,問題是:倘若是虛構的,我們還可以雄辯,反之,恐怕我們看了都會搖頭不止。(一)自川普上台以來,中國社交媒體和即時通訊程式已出現大量招攬廣告,均指客戶只需付出高昂金額,就可出席活動接觸川普,部份廣告還直接和川普的競選有關。媒體在調查了8個廣告後發現,現象比外界以往所知的更為普遍與露骨,我們不想再往下深挖。(我們很難以理解的是,美中關係愈緊張,愈有人願意出大錢來遠遠看看川普也好,鬧出不少笑話。)

(二)因涉嫌非法集資和經濟詐騙被中國政府通緝的快鹿集團原董事長施建祥,被爆在美國頻頻抛頭露面。中國政府指控他主導了58億美元的龐氏騙局式的非法集資,最後23億美元下落不明,今年54歲的(Morgan Shi)目前住在洛杉磯一個300萬美元,面積6500平方呎的豪宅中。由於施一直在電影業中發展,和拳王泰森還一起亮相過功夫片「葉問3」,今年2月在慶祝農曆新年的派對中,泰森做為佳賓出席,卻發現施建祥發行「泰森代幣」活動,泰森氣得很快離開,並向施發出終止令。

以上(一)與(二)被矇騙的對象肯定是華人,就連(FBI)的網絡犯罪投訴中心最近警告,有人以中國大使館和領事館的名義詐騙,涉及金額達4000萬美元,平均上鈎的每人損失達16.4萬美元,受害人都有華裔血統的名字,不少是學生或教師。(我們非常肯定,詐騙華人的也一定是華人,在美國像這樣的事情,適合用「種族歧視」嗎?我們認為,只有華人心態擺正才是「根本」。)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